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 <tr id='BjmLSo'><strong id='BjmLSo'></strong><small id='BjmLSo'></small><button id='BjmLSo'></button><li id='BjmLSo'><noscript id='BjmLSo'><big id='BjmLSo'></big><dt id='BjmLSo'></dt></noscript></li></tr><ol id='BjmLSo'><option id='BjmLSo'><table id='BjmLSo'><blockquote id='BjmLSo'><tbody id='BjmLS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jmLSo'></u><kbd id='BjmLSo'><kbd id='BjmLSo'></kbd></kbd>

    <code id='BjmLSo'><strong id='BjmLSo'></strong></code>

    <fieldset id='BjmLSo'></fieldset>
          <span id='BjmLSo'></span>

              <ins id='BjmLSo'></ins>
              <acronym id='BjmLSo'><em id='BjmLSo'></em><td id='BjmLSo'><div id='BjmLSo'></div></td></acronym><address id='BjmLSo'><big id='BjmLSo'><big id='BjmLSo'></big><legend id='BjmLSo'></legend></big></address>

              <i id='BjmLSo'><div id='BjmLSo'><ins id='BjmLSo'></ins></div></i>
              <i id='BjmLSo'></i>
            1. <dl id='BjmLSo'></dl>
              1. <blockquote id='BjmLSo'><q id='BjmLSo'><noscript id='BjmLSo'></noscript><dt id='BjmLS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jmLSo'><i id='BjmLSo'></i>
                首页 > 动态新闻 > 图片新闻

                这位港珠澳大桥建设者访学遇疫情,学问却“勇猛精进”!

                发布时间:2020-04-22 来源:彩神IV 【打印】

                  他是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助理,他是教授级的高级工程师,曾全程参与港珠澳大桥建设管理工作,他是交通运输部公派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访问学者。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荷兰访问的110余天里他自我隔离了几十天学问却“勇猛精进”,他到底是谁呢?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

                走进高星林的世界

                好好地了解一下他吧~


                  “天气真好,阳光满屋。疫情之下,自3月13日停课已逾20天,几乎未与一人谋面,却从未感孤独,亦无干扰,自由自在,安心读书,怡然自得。内心平静从容,学问勇猛精进,真是另外一番真滋味。"

                —— 高星林日记节选


                  近日,中国交通报记者远程连线交通运输部公派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访问学者高星林,目前,他已在荷兰访问110余天。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于3月13日停课。在自我隔离的几十天里,高星林高度自律,将生活管理得有条不紊。他每天在房间潜心学习、钻研学术的同时,还发起了由40余位博士组成的跨专业学者团队,不定期组织线上会议,与大家讨论研究“如何做好重大工程项目管理”等话题。


                  高星林部分学习计划


                  4月18日北京时间20时,高星林组织首次线上研讨会,有来自中国内地、中国香港、荷兰、美国、英国、德国、挪威、瑞士、西班牙、新西兰等全球42所高校和9家海内外企业,超过150位教授、学者和博士生报名参加。未来还将不定期举行多次线上研讨会。

                  安心访学,共抗疫情。高星林表示,云分享系列研讨会将与大家围绕中国超级工程实践需求,共同探讨如何实现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结合,以及确保超级工程的成功之道。


                  高星林向记者展示日程计划本


                  截至4月17日,高星林已完成荷兰社会创新力观察报告初稿约2万余字、撰写日记24万余字,并牵头与同济大学复杂工程管理研究院何清华教授团队完成3本书翻译初稿800余页。



                  译文:

                  高星林的导师Marcel Hertogh教授对他给予了高度评价:“星林很快适应了新环境,他学习英语的兴趣浓厚,并主动研究了我们自己大学的出版物,还为此撰写读书笔记。他(负责)将著作翻译成中文,有着重要意义。令人钦佩的是,他在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和其他大学之间建立了学者联络,目前我们正在为此制定研究计划。简言之,我非常认可他!Marcel Hertogh 博士,教授”。



                (网友供图)

                  中国驻荷兰大使馆为留学生发放“健康包”,附带的纸条上写着:“月明闻杜宇,南北总关心。”有网友感慨,短短十个字,说的就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高星林在疫情初期就多次受到交通运输部、单位领导和亲朋好友的关心,近日他也收到了祖国的“健康包”。在采访过程中,他多次表示很感动,感谢祖国,感谢大家的惦念。

                  每天早晨,高星林都会拍下窗外的风景,记录荷兰的春夏秋冬和万物荣枯。

                  每天中午,高星林都会做好防护,去楼下锻炼身体。保持好心态,保证好身体,是战胜这场疫情的第一步。


                  高星林拍摄的荷兰风景


                  散步路上,高星林看到荷兰的春日美景,不禁感叹:“也许这就是林徽因笔下的‘最美人间四月天’吧。” 


                  高星林作为交通运输部选派PIARC国际路联的中国专家,赴巴黎参加年度工作启动会。

                  高星林说:“一定要利用好在荷兰访学的每一天。不忘留学初心,牢记报国使命!” 

                  近日,高星林的文章刊登于中国交通报4月12日3版,原文如下:



                荷兰 以创新力为轮

                □ 高星林

                  在2019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全球创新指数报告中,荷兰排名世界第四。笔者在荷兰访学,发现这里的确创新力十足,且在交通运输方面尤为明显。


                  船行四海

                  荷兰创新力的形成可以从历史和地理中寻出端倪。

                  荷兰位于欧洲西北部,四分之一的本土面积低于海平面,素有“低地之国”之称,所处地理位置并不优越。16世纪前,荷兰是罗马帝国和西班牙的殖民地,1648年5月15日,西班牙正式承认其独立,并由7个省份联合产生了世界上第一个比较民主、分权的现代化国家。从此,荷兰进入黄金时代,成为当时的“海上霸主”。

                  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是荷兰两大著名城市。阿姆斯特丹位于艾瑟尔湖西南、英吉利海峡的东岸,由于阿姆斯特尔河从市内流过,使其成为欧洲内陆水运的交汇点。鹿特丹位于两条通航大河——莱茵河和马斯河的入海口,是濒海的绝佳位置。

                  在自然地理环境和重商主义思想影响下,17世纪的荷兰以商业称雄。为了发展海上贸易,荷兰力兴航运和造船业。其造船工艺先进、成本低廉,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凭借先进的船只,荷兰人的足迹遍布世界。

                  梁启超先生曾提出,民族的强盛,并不是靠绝对丰顺的天意,环境有些苛酷,才真算得玉汝于成。在填海造地、治理水患等方面,荷兰经验丰富。此外,有限的资源,也激发了荷兰人的创造力,如今的鹿特丹港大部分已实现自动化,成为世界最智慧的港口之一。

                  历史和地理的影响在荷兰人的性格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最终成就了其独特的民族文化,进而影响到国家治理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构成了其创新的基础。



                  奇思妙想试验场

                荷兰风车维护人员关闭大风车。     


                  开放的心态、鼓励批判性思维已经植根于这个民族的基因,成为其创新力的不竭动力源。在调研中笔者发现,荷兰大学教育和实践结合相当紧密。TUD(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拥有欧洲规模最大的航空航天学系,并与荷兰国家航天实验室以及空军、航空公司紧密合作,提供源源不断的技术支持。

                  代尔夫特理工大学TPM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陈鹏飞谈到,TUD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学校拥有并管理着一个独立的应用于科研的小型核反应堆。巴基斯坦的“导弹之父”阿卜杜勒·卡迪尔汗曾在此学习并获得硕士学位;航天学院设计的卫星可以发射上天;学校还设有一个专门给学生实现各种奇思妙想的实验场所,这些试验成功后都会向市场转化,最终形成创新产品或转化为生产力。同时,大学研究院制度极大提升了博士研究生教育及其研究水平,是荷兰创新制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深耕智能交通技术

                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图书馆。


                  在与多位学者的谈话中,笔者了解到,有限的资源与恶劣的自然条件,要求荷兰人必须创新,应变求生存。这也使得荷兰在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治水、智能交通以及高新科技等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

                  在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荷兰成为欧洲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荷兰在车路协同及自动驾驶领域总体排名全球领先。

                  荷兰国土小,人口密度大,交通繁忙,因此十分注意提升交通管理的效率与安全水平。从2005年起,在荷兰国家应用科学院的组织下,荷兰研发出新一代智能交通技术,在一条开放的高速公路上建设了新一代通信系统,连接基础设施、车辆及交通控制中心。这条高速公路边上,就是荷兰的汽车产业园,里面有实验室。这样就形成了实验室及开放道路监测验证的闭环,或称体验实验室,加快了技术与产业的落地过程。


                探索沉管隧道“无人区”

                高星林和TEC总裁考察荷兰盾构隧道

                (Rijnland route bored tunnel between A44 and A4 at Voorschoten close to Leiden)现场。    


                  谋划远、走得稳,慢速度、能坚持,这些荷兰人的特性由来已久。世界上第一条矩形钢筋混凝土沉管隧道——马斯河沉管隧道,就坐落在阿姆斯特丹,1942年由荷兰人设计建成。那时,参建人员完成了很多“无人区”的探索,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世界第一条矩形混凝土沉管隧道、欧洲第一条沉管隧道、世界第一条注砂基础的沉管隧道。

                  因为荷兰一批沉管隧道建造时间早,荷兰人积累了丰富的沉管隧道运营维护管理经验,进而使其在隧道运营维护标准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荷兰隧道安全标准被认为是世界最高的隧道安全标准。

                  值得一提的是,荷兰隧道工程咨询公司为港珠澳大桥提供了技术咨询服务,为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风险控制、细节处理和品质保障提供了重要的支持和帮助。荷兰隧道工程咨询公司总裁、沉管隧道专家汉斯·德维特也因此获得港珠澳大桥“十大建设功臣”荣誉称号,是唯一获奖的境外专家。

                  荷兰政府在顶层设计上也为支持创新做了许多规划。比如,在国内避免竞争,一个领域只交给一个单位,进而集中国家力量,瞄准国际竞争,在该领域长期深耕。这种方式在荷兰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据荷兰隧道工程咨询公司的李英介绍,荷兰公司收购和合并/兼并现象非常普遍,为的就是加强竞争力。

                  1988年,在荷兰交通部的支持下,荷兰三家有隧道和地下工程经验的设计咨询公司组成永久联合体,成立荷兰隧道工程咨询公司。虽然三家公司在荷兰国内的隧道和地下工程中仍是竞争对手,但到国际上只用荷兰隧道工程咨询公司名字对外,从而提升国际竞争力。